会议方案
评论|全斗焕:历史的矛盾体
发表时间:2021-11-25

  湖南新增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62家 居当年导致韩国旧体制崩溃、新体制确立的“六二九”宣言四大核心“男主角”就此全部“断代为史”,恩怨功过,就此留待后人盖棺论定。

  当年导致韩国旧体制崩溃、新体制确立的“六二九”宣言四大核心“男主角”就此全部“断代为史”,恩怨功过,就此留待后人盖棺论定。

  这位行伍出身的韩国历史名人,初出道时被称作“全小将”,因为他是韩国独立以来首位战后出道的,1955年9月才从军校毕业,以一名少尉身份登上有声有色的战后韩国军政舞台。和其他前辈、同辈不同,他并没有在“问题军队”服役的“黑历史”。相反,其父全祥佑还有杀死日本官吏后逃亡的事迹,这虽然丝毫未改变他日后从军、从政的“画风”(倾向保守,与同时代其他背景者雷同),却让他在决定自己政策、手段时,少了一层被指责为“亲日派”的顾忌。

  出身贫寒、学生时代因曾辍学而时时事事比同僚“慢一拍”的他,从军后却表现出极大干劲,并很快遇到了朴正熙这样的“贵人”:1961年导致朴正熙上台的“五一六”政变,“全小将”表现活跃,居功至伟,战后平步青云,由一名中下级军事教官,一跃成为军中、朝中干将。

  1964年,羽翼初丰的全斗焕充分利用同学、同庚、同乡等韩国社会素来讲究的“关系网”,成立了以陆军官校11期生为核心的“一心会”,并不断扩充其影响力,构成自己在军政两届的权力基础。1979年,朴正熙突然遇刺身亡,已是保安司令、合同搜查本部长的少将(担任中将才能担任的职位)全斗焕以“一心会”为发力点,一手发动了“双十二”政变,终于在同年8月27日成为韩国总统,并在翌年成立了“第五共和国”。

  即便韩国右翼也不讳言,1987年“第六共和国”成立前的韩国,总体上是保守、集权的,没有一位总统是循正常选举程序上台、并平安完成权力交接的。但即便在这个时代里,全斗焕也是最集权的韩国总统。他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任内频繁改组内阁(22次),各套主要班子内充斥军人出身者。他不仅血腥了震惊世界的“五一八光州事变”,还以极其残酷蛮横的手段打压政治,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三金”(金钟泌、金泳三、金大中)在其任期内屡遭迫害,或沉沦囹圄,或背井离乡。他沉湎权力,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六月运动”依然恋栈,甚至试图以“奥运召开在即”为由,拖延群众呼声最高的基本法修改事宜。最终,他一手指定的法定接班人卢泰愚发表“六二九宣言”逼宫,让他的政治生涯在1988年初戛然而止,未能在任上等到其一手促成的汉城奥运开幕。

  然而历史总是充斥着矛盾体:“威权的全斗焕”却早早确定了“韩国总统不得连选连任”的规则,这一规则直到今天仍在沿用,韩国总统任上权力巨大、却只有匆匆一任,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鬼使神差地实现了韩国的政治平衡艺术。虽然对权力恋恋不舍,但他仍兑现了“不搞终身制”的承诺,指定了接班人,并确实打算以自己的方式和节奏完成权力交接——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在经济上的表现是出色的:虽然“汉江奇迹”公认是其前任朴正熙开启,但朴正熙遇刺后韩国一度陷入经济混乱,1980年即全斗焕掌权的第一个完整年份,韩国经济增速是-6.2%。但此后在他的领导下,韩国经济进入持续稳定高速增长的时代。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通过加大对教科文卫的投入,迅速培养出韩国经济核心竞争力和充足的人才储备,更通过抑制房地产投机等手段,避免韩国经济重蹈日本“泡沫经济”覆辙。韩国在东亚第二个迈入工业化国家行列,且成功规避了此后几十年一系列金融风暴、经济危机,全斗焕功不可没。

  在提升韩国国际地位方面,全斗焕也作出许多贡献,最突出的就是成功申办了汉城亚运会和奥运会,虽然“东道主因素”不免过浓,虽然汉城奥运开幕时他已下台,但这两次盛会的确让韩国摆脱了“战时国家”矮人一等的阴影,成为令世界刮目相看的发展楷模。

  他的任期内发生了“五五”劫机事件。在重重压力下,全斗焕听从卢泰愚建议,坚持以友善态度和新中国交涉,最终较为妥善地解决了此事,并由此打开了中韩官方交流合作的大门。虽然相较于视中国山东为“本源”的卢泰愚,全斗焕对中国并无深厚感情,也缺乏推动中韩关系快速发展的“主观故意”,但仍然扮演了顺应历史潮流和大势的明智角色。

  1988年,卸任后的全斗焕面对反对他的惊涛骇浪,不得不接连发表两篇谢罪声明。1995年,他和将他“逼退”的卢泰愚双双锒铛入狱。1996年,他被汉城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一审判死刑,一年后改判无期徒刑,但同年底即被特赦。

  ↑1996年8月26日,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右)和他的继任者卢泰愚在法庭接受叛乱、贪污和谋杀等罪名的审判。图/视觉中国

  但也正因为他的“政敌”属性太过鲜明,所以到了第六共和国时代他已完全没有了“翻盘”的机会,不会再被当作一个现实的威胁。当新的当权者意识到有必要通过对他体现政治风度并借此揭开历史新篇章时,他的特赦也就水到渠成,且尽管特赦后韩国政坛风云变幻,想着要把他这只“死老虎”再往死里整的人,却远不如想象中那么多。

  “历史的矛盾体”在这里再度体现出它的微妙:卢泰愚被他一手提携,却亲手结束了他的政治生命;“二金”遭他迫害,又联袂发动社运将他逼下台、送上法庭,但他的特赦却是当时已是总统的金泳三提议,并得到当时已当选下任总统的金大中首肯。

  2009年,金大中与世长辞;2015年,金泳三离世;不到一个月前的今年10月26日,和他恩怨纠缠大半生的卢泰愚也“先走一步”。如今全斗焕也去世,当年导致韩国旧体制崩溃、新体制确立的“六二九”宣言四大核心“男主角”就此全部“断代为史”,恩怨功过,就此留待后人盖棺论定。



友情链接:

广州市音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会议系统厂家,公司研发的无纸化会议系统,智慧云广播系统,全数字会议系统,视频会议系统等系统的解决方案广泛应用于学校,政府机构,企业,医疗等。